在线性教育,整容大课堂,TikTok的医疗科普新玩

在线性教育,整容大课堂,TikTok的医疗科普新玩

时间:2020-02-12 09:41 作者:admin 点击:
阅读模式 在线性教育,整容大课堂,TikTok的医疗科普新玩法

猎云网

发布时间:02-04 12:19 北京猎云万罗科技有限公司

【猎云网(微信号:)】2月4日报道(编译:罗彬杰)

几十年来,把性教育摆上课堂可能是一件相当尴尬的事。对一些青少年来说,他们接受到的可能只是禁欲教育;另一些学生则看着老师把避孕套戴在香蕉上,并尝试画出看起来更像现代艺术的输卵管草图。

但是在TikTok上,性教育被完全颠覆了。下载了这款应用程序的青少年可能会找到由Megan Thee Stallion创作的名为《性谈话》的性教育指南。

一名穿着运动服的医生,对着她的摄像机微笑着指导观众如何应对避孕套在性交中破裂的情况:视频解释说,避孕B计划的效果可以达到95%。

这段视频是德克萨斯州的妇科医生Danielle Jones制作的。到目前为止,它的浏览量已经超过1100万次。该视频的评论褒贬不一,有的评论表示非常受用,有的则表示内容太过敏感露骨。

Jones医生说:“我的TikTok就像你有一个朋友恰好是妇产科医生,这是向需要相关信息的人提供信息并直接在网上与他们面对面传授知识的好方法。”

Jones医生是许多医疗专业人士中的一员,他们正在来自中国的短视频应用TikTok的快速扩张领域中努力工作,以向数量激增的观众纠正医疗错误信息。据SensorTower的数据,截至去年11月,这款应用的下载量已达15亿次,受众主要是年轻人,有40%的用户年龄在16到24岁之间。

尽管医疗专业人士长期以来一直在社交媒体上分享健康信息或宣传自己的工作,但TikTok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挑战,即使对互联网老手来说也是如此。这款应用上受欢迎的帖子往往短小、富有音乐感和幽默感,这让医生们的任务变得更加复杂,他们希望分享有关健康问题的小经验,比如吸电子烟的危害、如何预防冠状病毒、营养饮食搭配以及哪些食物不该沾酱油。但一些利用该平台传播可信信息的医生却发现自己成了骚扰的目标。

明尼苏达大学医学院的家庭医学住院医师Dr. Rose Marie Leslie表示,TikTok为医疗公共服务公告提供了一个巨大的平台。她说:“这个平台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收视潜力,不仅仅是你自己的粉丝。” Leslie博士与电子烟有关的肺部疾病视频吸引了300多万人次观看,有关流感和HPV疫苗的视频也吸引了医院以外的广大观众。

Leslie医生说,要在TikTok上引起共鸣,就意味着要根据该应用程序通常比较通俗的形式来定制医疗信息。在一段短视频中,她建议观众通过练习一种魔性的TikTok舞蹈来燃烧卡路里。她的灵感来自青少年用户,他们经常使用这个应用程序对公共卫生对话进行无礼的、甚至是滑稽的评论。她指出了一种趋势,即年轻的电子烟爱好者们会集思广益,想出各种奇葩的办法来消灭电子烟,比如用汽车碾过电子烟。

TikTok的高管对该平台用于医疗专业人员传播医学知识表示欢迎。TikTok的内容编程主管Gregory Justice说:“看到医生和护士穿着自己的行头在TikTok上发布视频,以揭开医学界的神秘面纱,这非常令人鼓舞。”

妇科医生Jones说,她希望这个平台能帮助年轻人建立对医生的信任,让他们更容易接近和了解医生群体。Jones 说:“在过去,每个镇都有一个医生,每个人都知道他住在哪里,你可以用牛奶和鸡蛋换取他的医疗保健服务。你会信任你的医生,因为你首先信任他们这个人。”她表示,TikTok可以帮助医生人性化。她发现自己的一些病人对她更满意了,因为他们看到了她在社交媒体上发布的有趣的帖子。

但是一些医生也遇到了他们没有预料到的观众对视频的反应。

本月早些时候,辛辛那提的儿科医生Nicole Baldwin发布了一段TikTok,列出了可以用疫苗预防的疾病,驳斥了疫苗会导致自闭症的说法。但她在TikTok、Twitter、Facebook和Yelp上的账户却充斥着威胁性的评论,其中一条把她列为“头号公敌”,另一条则写道 “死去的医生不会说谎” 。

最近几周,一个帮助Baldwin医生监控她的社交媒体的志愿者团队已经禁止了在Facebook上骚扰侮辱她的5200多名用户。

Baldwin医生表示,她一开始对TikTok提供的教育青少年的机会很感兴趣,但她遭遇性骚扰的经历让她对此产生了犹豫。她说:“医生们在努力传达出既能吸引年轻一代、又不显得不得体或不专业的信息之间,有一条微妙的界线。因为TikTok的内容和音乐时长都比较短,所以青少年关注的并不是我们通常展示的专业形象。”

最近的一系列TikTok事件进一步引发了人们对该应用程序被滥用的可能性的质疑。在最近的一段TikTok视频中,一位医学专家一边对着Rex Orange County的歌词假唱“我怎么能忽视你”,一边猜测她的病人的胸痛可能是由可卡因引起的。另一段视频中,急诊室的医生嘲笑那些到急诊室而不是初级保健医生那里寻求治疗的病人。

Sarah Mojarad是一名讲师,在南加州大学为科学家们讲授一门关于社交媒体的课程。她表示自己见过医生在这款应用上“中伤他们的病人”,或者是利用医疗声誉推销未经授权的补充剂等不合适的产品。

当医疗专业人员滥用TikTok平台时,年轻的TikTok用户也增加了风险。

Mojarad 说:“对于年轻观众来说,确保内容的专业性和准确性非常重要。人们可能认为这只是医学上的幽默,但它的的确确影响了医疗过程。”

TikTok的社区指南指出,该平台不允许“可能对个人健康造成伤害的错误信息,例如关于医疗的误导性信息”。随着用户群的增长,该公司本月早些时候扩大了其行为准则。

一些医生担心,TikTok简短而有趣的剪辑可能会模糊普通教育和病人特定医疗建议之间的界限。

费城Jefferson健康中心的胃肠病学家、首席医疗社交媒体官Austin Chiang表示,他曾在TikTok被用户问及具体症状,并被要求向用户推荐已建立的医疗资源,或直接向他们的医生咨询。

Christian Assad医生是德克萨斯州麦卡伦的心脏病专家。他说,他有时会把一个60分钟的低碳水化合物节食演讲压缩成一个60秒的音乐片段,这可能会造成内容上的一些混乱。

Chiang医生说,忽视这个平台是不可能的,尤其是考虑到这个应用程序上充斥着虚假信息。他的两段比较受欢迎的短视频反对使用精油来治疗疾病,并揭露了芹菜汁减肥法没有效果。

Chiang医生说:“如果我们不能为循证医学发声,谁来为我们发声?反vaxxer已经在充分利用社交媒体。通过把医生放到社交媒体上,我们能够提供更准确的信息。”

尽管如此,对于从医生转变为网红的人来说,TikTok学习曲线可能很陡峭。纽约的整形外科医生Matthew Schulman说,Instagram和Snapchat中年纪稍大一些的用户对他的私人诊所至关重要,帮助推动了大约80%的咨询。他经常在手术室现场直播。

但TikTok也给他带来了额外的担忧。病毒式营销的好处是巨大的:本月早些时候,他发布了一段讨论名人客户的视频,吸引了680多万的点击量。但当他看到自己10岁的女儿也在使用这款应用时,他意识到自己在制作内容时必须更加谨慎。

Schulman医生说:“TikTok的用户非常年轻,作为一名整形外科医生,我对向儿童推销自己的服务感到不舒服。”与此同时,他知道这款应用正在迅速发展。“我不想被发现落后于时代潮流。两三年后,这个平台可能会发生变化,如果我已经有了一个固定账户,我就走在了潮流的前面。”与此同时他还说,他拥有一流的TikTok创作者——他的孩子们。